Access Consciousness 是 Cult么?


Access Consciousness 是 Cult么?

撰文/Chutisa Bowman

作为一名Access导师,我常常被问到一个问题,就是——“Access  Consciousness是Cult(备注:根据维基百科,“Cult”通常是指有着某种宗教信仰、精神或哲学追求的社会团体,抑或针对某一特定人格、对象或是目标有着共同追求的社会团体,本身极具争议性。没有精准对应的中文翻译,较为接近的表达为“邪教”)么?”这促使我开始研究Cult到底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人们对此有着那么强烈的恐惧和不安。

每当有人谈到Cult,我便会问对方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所谓的‘Cult’是什么意思?”我发现,大多数人对于Cult的印象就是:拥有某种信仰的封闭团体,往往由一位极具感召力的领袖带领,身边围绕一众虔诚的信徒,而他们的所信或所行在外界看来则是不正常或是诡异的。

对于一些人来说,“Cult”一词可能激发这样的想象:身着奇装异服、剃着光头的人,在繁忙的街角跳舞、吟唱,又或是一小群极端分子,在一处遥远的农庄过着隐居生活。甚至可能还有:一帮远离朋友、家人甚至社会的人,或是涉及违反法律、道德行为的危险、阴暗宗教组织。

“Cult”一词常常被很多不了解其所指和含义的人随意应用。大多数人认为Cult是负面的,超过公认的“正常”或是“社会利益”的范畴。如今,Cult的负面意涵常被用来形容一类有着奇怪、诡异信仰,对人高度洗脑,并参与犯罪行为的精神团体。很多与Cult有关的概念其实都是媒体一手塑造的。

那么,“Cult”到底是什么?

就其原始意涵而言,“Cult”一词并没有贬低的意思。它源于法语“Culte”(对上帝、神、圣人等的崇拜;宗教信仰),与拉丁祭仪密切相关,代表“关怀”和“崇敬”之意。这一意涵由Latin Cultus(拉丁祭仪)演化而来——也是“Colere”的过去分词形式,意指“培养”。该词被用于表达“崇拜”或“敬神”。

《世界百科全书》给出的解释是:“传统上,‘Cult’一词用来指代任何一种表达崇敬的形式或宗教仪式。”由这个定义而言,所有的灵性和宗教组织都可以被归为Cult。在学术文献中,举例来说,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早期的基督教会被称作“Cult”以及类似事物被称作“圣母玛利亚Cult”。时至今日,Cult一词有了截然不同的意涵。当人们控诉一个团体是Cult的时候,进入他们脑中的概念没有一个与上述那些原始意涵相关。

自20世纪中期开始,公众对于“Cult”一词的认知开始有所扭转......Cult被注入更多贬低、负面和评判性质的意涵。今天,很多人用它指代在他们看来不合常规或是危险的活动、团体,而这通常涉及法律层面判定的危险或是具有危害的Cult(比如那些倡导谋杀、虐待或是自杀的)。

在审视“Access Consciousness是Cult么”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好好回顾一下《世界百科全书》给出的定义、Cult领域权威人士的说法,以及群众运动的本质。Eric  Hoffer就是这样一位思想领袖,同时也是畅销书《The True Believer》(真正的信徒)的作者。他坚持认为:“Cult(群众运动)吸引和拥有追随者,并不通过它的教义和承诺,而是借由它所提供的庇护,让人们远离焦虑、贫瘠、失去生存的意义。”

不过,他也承认一些运动是好的,一些则不然。他关注的是运动的特质和策略,而不是所持的道德观。在书中,他深入研究了那些失落不满人群的心理,那些渴望因为某些理由牺牲自己的生命,从而带给自己毫无意义的人生一些重要性的群体。那些寻求在这类运动中牺牲自己的不满的人,通常带有这样的狂热态度——用Hoffer的话来说就是——根本上从自我逃脱出来。Hoffer强调:“对于那些失落的人,群众运动(Cult)提供的是一种替代,要么是替掉自己的全部,要么是获得让生活变得可以忍受的因素,而这是他们自己无法达到的。”

自从读过《The True Believer》这本书后,我对Access Consciousness与现今大众、媒体和法律定义的Cult的本质不同有了更多清晰度和觉知。根据Hoffer的定义,Access Consciousness属于他书中描述的那种“实际的组织”。Eric Hoffer详述了一个实际的组织与一个Cult的区别,原著中总结得非常精辟:

“投奔大众运动与拥护实际的组织有着本质的不同。实际的组织提供自我提升的机会......另一方面,大众运动(Cult)吸引和拥有信徒,并不是因为它可以满足个体成长的需求,而是源于满足个体自我牺牲的狂热情怀。Cult提供的是一种替代,要么是替掉自己的全部,要么是获得让生活变得可以忍受的因素,而这是他们自己无法达到的。”

Hoffer对大众运动(Cult)的观点之一就是,他们是那些自我价值匮乏的人的出路,这种匮乏不仅仅是在外界看来,更加重要的,是他们自己的判定。

以Hoffer的视角来看,Access Consciousness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实际组织,因为它的主旨就是提高意识、觉知、知晓和自我提升。Access Consciousness的目标是引领人们随时随地意识到自身的觉识力,意识到可以选择自己真正所是的伟大。Access Consciousness并不提供被Hoffer描述为“自身全部”的替代,因为它做的是赋予你能力找到自己的资源、觉知和内在知晓。

Eric  Hoffer提出,如果一个组织的活力源于其信徒统一的步调和自我牺牲的倾向,它就是一个Cult。以他的原话总结来说,就是:“一个大众运动(Cult)的首要任务是培养、完善、永续一种协调一致的步调和自我牺牲的品质......任何团体或组织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试图创建和维持这样一种紧密的一致性以及随时随刻做好自我牺牲的准备,通常显现出的就是大众运动(Cult)的特质。”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Access的活力和成长并不是源于对个体自我牺牲狂想的激发和满足。它鼓励人们积极、主动地提升自我。实际上,它启发人们允许自己成为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元素,而不是让其他任何人的需要、欲求和渴望成为他们创造的源泉。Access  Consciousness提供工具和洞察,以唤醒人们的觉识力——他们可以觉知、知晓、成为和接收无限的一切。Access Consciousness引领人们意识到他们手中总有选择。它是有关觉知、选择和可能性的,而不是排除。根据Hoffer,Cult做不到这些,因为如果他们允许个体拥有自己的利益、选择和觉知,组织就会毁灭。

Hoffer在书中明确写道:“一旦其紧密性有所松懈,并开始支持自我提升作为合理的运动动机,大众运动必然会失去自己的号召力......对于宗教和革命组织来说也是一样:它们是否会发展成为大众运动,并不取决于它们所宣扬的教义和规划的项目,而是它们对一致性和个体自我牺牲倾向的关注程度。”

以这种观点来看,如果作为一个Cult,Access Consciousness是不可能成功和达成什么的,因为它并没有要求人们牺牲自我或是为了融入集体抛弃个人特质、消融自我。Hoffer强调为了成为Cult的一员、成为一个紧密的整体,其成员必须放弃很多东西。Cult要求他们放弃隐私、个人判断,通常还有个人财产。他们必须成为一个追随者(真正的信徒),依据Cult领导者的观点过活。与之截然不同的是,Access的创始人对收集追随者并无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赋权。他说过,让人跟随一个所谓的领导者并不是真正的领导力。掌控和带领是不同的。Cult掌控你的人生。一个真正的领导者知道他们将要去向哪里,并邀请你一同前往,但是选择权在你手中。如果你不愿一同前往,这也是你的选择。

此外,如果作为一个Cult,Access Consciousness也不可能成功地推广自身,因为它鼓励人们觉知、知晓和承认“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比你自己的意识、选择更加珍贵,以及最重要的,永远不要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观点”。Access Consciousness不需要你对任何事情采取任何的观点。它不要求你相信任何事。你甚至无需相信Access Consciousness的工具是有效的才能去学和成功地运用它们。它帮助你获得自己的观点,因为只有你知道自己人生的全部,以及什么对你来说是行得通的。只有当观点成为一种限制的时候,Access才会建议你放弃它。Access Consciousness没有答案,只有提问。Access Consciousness鼓励你提问:如果你所拥有的观点并不必然成为一个限制,那会怎样?如果你所拥有的观点代表着一种可能性,那会怎样?

所以......Access Consciousness是Cult么?还是一种引领创造的源泉?